雲海夕風

ooc属于我,年更党。结局根据听的歌定,任性。

[唐多]Searching.

△宝石之国paro
△唐晓翼→帝王托帕玉(硬度8)   墨多多→黑水晶(硬度7)    扶幽→堇青石(硬度7~7.5)          殷灵→黑曜石(硬度5.6~6.2)  尧婷婷→摩根石(硬度7.5~8)  莉丝「艾莎」→红宝石(硬度9)    亚瑟→黄钻(硬度10)
△ooc
△以上,食用愉快。

01.

  唐晓翼睁开双眼,入目是熟悉的白色的天花板,他缓慢的眨了眨眼,活动活动手指,坐了起来。

 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清晨,他从昏睡中醒来。扶幽站在一旁紧张的看着他,他把手上的工具放到一边,慢吞吞的询问:“你醒了…有感觉…哪里…不舒服…吗?记忆呢?”

  唐晓翼这才发觉他是坐在操作台上,扶幽身边的托盘里还放着几块碎片。他皱了皱眉,翻身从操作台上下来:“真没想到,我碎掉了吗?”

  “是的…回来时…差不多都是…碎片…不过还好…缺失的部分…很快找到了…替换的材料。”扶幽一边收拾器械一边解释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他用平时快了一倍的速度问道,“唐晓翼,你还记得……”

  “天哪!唐晓翼你醒了吗!正好,老师有事找你呢!”摩根石欢快的跑了过来,她不同于其他人的红色皮鞋跟踩在地板上嗒嗒作响。被打断的堇青石治疗师嘴唇动了动,最终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:“不,没什么…你去…老师哪儿…吧。”

  说完这些话后他就把头转了回去,看似专心致志的收拾起器械,但当他的视线落到托盘里橙色的碎片上时,他的动作停滞了一瞬,接着他深吸一口气,对一旁的摩根石说:“抱歉…婷婷…能麻烦你帮我…看会儿这里吗…我想出去…散散心……”

  尧婷婷点点头,面带担忧的看着扶幽远去的背影,轻轻叹口气。

  看起来这些小鬼在瞒着什么,唐晓翼想。他瞥了一眼托盘里自己的碎片,没怎么思考就推测出那个秘密与自己有关。

  唐晓翼没打算去直接询问,他更喜欢一个人慢慢找出真相。以前他的搭档们都喜欢这种做法。

  即使现在他们都去了月亮上。

02.

  那个下午天气很好,阳光明媚,是月人最喜欢出没的日子。唐晓翼站在老师面前,听见他说,自己已经沉睡了一百六十年。

  一百六十年,对于宝石人来说也许并不算多长,但对于陷入沉睡的宝石人来说,却很长很长。长到足以在同伴间引起轰动,不远处的石柱后探出二十几个脑袋,全都好奇的打量着他,盯着他窃窃私语。

  结束了谈话后,唐晓翼并没有像之前尧婷婷建议的一样去四处转转,他循着记忆朝寝室走去,脑子里还思考着那帮小鬼的秘密。

  然后他正面遇上了黑曜石,或者说,故意等候在那儿的黑曜石抓住了他。

  “喂,你这家伙,碎了一次还这么目中无人。”殷灵一把抓住径直从她面前走过去的唐晓翼的手,气鼓鼓的说道。

  “娇滴滴的大小姐在这儿等我,肯定没什么好事。”唐晓翼转过身来,小指掏掏耳洞,“有事吗?没事我回寝室了。”

  殷灵被唐晓翼的态度气的够呛,用力跺跺脚指着唐晓翼“你”了半天,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。

  “你都睡了一百六十年了,就不准我来看看你吗!”殷灵撇开头没好气的说道,接着小声嘟嚷,“不讨喜的家伙。”

  唐晓翼嗤笑一声,没有继续怼回去。他和殷灵在同一年出生,这个晚自己几天的小妹妹总看他不顺眼,这种话他听了几百年。

  两人无言的并肩走到寝室,就在唐晓翼打开房门,一只脚已经迈入屋内时,殷灵突然叫住了他。

  殷灵转动着手里的黄色小花,状似漫不经心的询问:“你…有忘记什么吗?”

  “我觉得没有。”

  “墨多多呢?”

  唐晓翼不耐烦地转动着门把的手微微一顿,他困惑地眯了眯眼,最后把视线投到房内那盆枯萎的花上。

  

  “你说的是谁?”

03.

  唐晓翼终于发觉自己忘了一些什么的时候,殷灵正冲他大发脾气,她说了一些不知所谓的话,最后气愤的跑走了,却没有回答唐晓翼,墨多多到底是谁。

  唐晓翼想那大概是某个他曾经认识的家伙,但这家伙从他醒来后就没出现过。唐晓翼从别人了解到墨多多是个怎样的人,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,可他们从未谈起墨多多的去向。

 关于墨多多的这个谜题,唐晓翼越来越有兴趣。

  令唐晓翼没想到的是,没过多久,这个谜题就自己跑到了他面前。

  那是他终于彻底恢复,重新担任起巡逻任务的清晨,迟迟等不到老师说的搭档的唐晓翼自己拿着刀朝海滨之源走去,没走出几步就被身后的声音叫住。他回过头,看见一个身影冒冒失失的冲到他面前,然后堪堪停住。

  身影的主人喘着气,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:“抱…抱歉,不小心赖床了。”

  唐晓翼眯着眼打量这个明显是自己搭档的家伙。黑色的头发从锋利的斜切面反射出黑色的亮光,一双黑色的眼睛还没褪干净困倦,他伸了个懒腰,转过头来开心的笑道:“我还真没想到搭档会是你这家伙呢!”

  “你认识我?”话语脱口而出,使唐晓翼自己也愣了愣。

  墨多多的笑停滞了,他讶异地抬起头直视唐晓翼的眼睛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几乎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 过了一会儿,他像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一般,重新开口了。

  “我当然认识你,沉睡了一百六十年还能醒过来的人就只有你了。每个人都在谈论你,我想不知道也得知道。”他向前蹦跳了两步,发丝扬起,发出清脆的响声,“不过有了你这先例,虎鲨、欧文还有姜小蝶说不定也能醒过来,埃克斯就没办法了,他被夺走的毕竟是头颅啊。”

   “哦对了,忘了介绍我自己,”他忽然左手握拳用力击在右手心,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“我叫墨小侠,是黑水晶,硬度7。”

  说完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,向唐晓翼伸出手来。唐晓翼看了一眼那只手,转过身径直向前走去。

  “你精力这么旺盛真该用对地方,我似乎明白你为什么会起不来了。”

  身后传来气急败坏的喊声,唐晓翼走出几步,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刚刚墨小侠那尴尬的表情着实取悦了他,他笑的弯下腰,全身颤抖。

  墨小侠没有追上他。

04.

  唐晓翼站在海滨之源的海岸线边际,漫不经心的挥刀扬起大片的沙尘,露出下面闪着光的宝石碎块。墨多多站在巨石上大声抗议,却完美的被无视掉了。 

  没错,墨多多,唐晓翼还真没想到“谜题”本身近在眼前,当墨小侠告诉他墨多多就是他的时候,他差点脚滑跌进水池里去。

  “诶…毕竟那是外号,哪有自我介绍报外号的?”

  罪魁祸首还这么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 唐晓翼表示这话无法反驳。

  接下来的几天唐晓翼就感受到了墨多多这个外号的奥妙。他就像个行走的十万个为什么,对什么感到好奇绝不憋心里,一定会问出来,并且一定要得到答案。

  “你就像只聒噪的蚂蚱。”唐晓翼揉揉耳朵,不耐烦的皱起眉头,“这只蜗牛的壳是不是红色的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 “我这叫有颗有求学欲望的心,你这个毒舌讨厌鬼不懂就算了。”墨多多也冲他翻了个白眼,又很快的被一只飞过的蝴蝶吸引了注意力,追着它跑走了。

  唐晓翼揉揉眉心,低声抱怨道:“这个问题多多。”

  他独自一人站在海岸边际线上,抬头望去,晴朗的天空,没有月人出现的预兆。不知怎的,唐晓翼竟觉得有些失望。

  “唐晓翼?”

  唐晓翼回过头,看见亚瑟正朝着自己挥手走来。他也回应的挥了挥手。

  “你一个人在这儿干嘛呢,是不是没找着搭档啊?”亚瑟笑眯眯的走到他身边,搭上他的肩膀,语气颇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 “彼此彼此。”唐晓翼也看了一眼垮着障刀的亚瑟,露出更夸张更幸灾乐祸的一笑,“你的搭档也追蝴蝶去了?不会吧?跟黄钻组队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啊,你居然还能找不到搭档?看起来你确实是夕阳红了。”

  亚瑟:“……”

  亚瑟无奈的看了眼唐晓翼:“一百六十年过去,嘴巴还是那么毒。”他顿了顿,突然接着问道,“你刚刚说…也?你有搭档了?”

  “嗯,追着野蝴蝶跑了。”

  “是谁?”

  “黑水晶,墨多多,你不知道吗?”

  唐晓翼疑惑的回望过去,却发现亚瑟双眼睁大着,身形向后一晃。

  是一个即将逃离的姿势。

05.

  “你…真的见到…多多了?”

  扶幽拿着笔和纸认真的看着唐晓翼,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认真的堇青石记录下来,并且整理。

  几乎全学院的宝石都聚集到了修复室,甚至有些巡逻的宝石也跑来凑热闹。唐晓翼被重重包围着,就像他醒来那天一样。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一百六十年里,宝石人都伤过脑子。

  “是的,见到了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 扶幽被唐晓翼看的有些手足无措,他用笔戳戳额头,有些慌张的解释:“不…我们只是…好奇。我们很难…见到多多。”

  “他难道不回学校?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没有人回答,所有宝石都面面相觑,一副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。一瞬间,修复室里只有外面呼啸而过的风声,和草木混合的声音。唐晓翼看着他们,忽然想起了那个曾让自己思考过很久的谜题。

  他们到底隐瞒了什么?

  “唐晓翼,去巡逻啦!!”

  墨多多的声音从走廊的尽头传来,唐晓翼应了一声,一边起身一边问,“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  和他一起望向走廊尽头的扶幽如梦初醒般打了个颤,他拿着笔的手颤抖着,从嗓子里挤出了一个“不”字。

  唐晓翼点点头,向墨多多走去。

  身后的修复室依然寂静无声。

06.

  学院里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冬季。由于光线的不足,宝石人们都选择冬眠度过。唐晓翼往年也是这么度过冬季的,但不知是不是因为睡了一百六十年的缘故,今年冬天他毫无睡意。于是理所当然的,巡逻和打碎浮冰的任务就落到了唐晓翼头上。

  在陷入沉睡前,尧婷婷找到唐晓翼,忧心忡忡的嘱咐他,如果巡逻时遇到月人不要硬拼,能逃回学校就逃回来。

  唐晓翼看着粉色的小姑娘仰着脑袋担忧的看着自己的样子,莫名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 月人在冬季不常出现,即使出现也是初代型,对于他来说毫无威胁。还是说她其实是在担心和他一起巡逻的墨多多?那家伙看起来确实像能被初代型抓住的家伙。

  唐晓翼踩着雪一步一步走向浮冰区域,一边思考一边观察天空,偶尔回头催促一下整个人埋进雪里歪歪扭扭移动的墨多多。

  “你这副病猫样子,还不如呆在学校里冬眠。”唐晓翼用刀戳戳墨多多的脊背,力道把握在不把对方击碎的程度。

  墨多多恹恹地从雪里把自己挖出来,他看着黑压压的天空感叹:“再不出现光我就可以把自己奉献给月人了。”

  “不要胡说。”唐晓翼皱起眉头,墨多多的这句话莫名让他觉得不适,甚至在他听到的一瞬间,他心里升起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恐惧。

  墨多多却不知道这些,他吐吐舌头,干脆就这么趴在雪地上,看唐晓翼由生疏转向熟练的击碎一座又一座冰山。他鼓鼓掌,有气无力的叫好。

  等到唐晓翼完成任务踏雪归来,墨多多才又站起来,摇摇晃晃的跟着他往回走。

  “哎,你说,光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?”

  一个问题突然浮现在墨多多脑子里,他也自然而然的问了出来。

  “明明这个星球以外,就只剩下月亮了。”

  “不是还有太阳吗。”唐晓翼头也不回的回答他,“资料上说的清清楚楚,月亮的光也来自太阳。”

  “真的吗?”

  “当然,也有可能是被抓去月亮上的宝石在发光。”唐晓翼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 突然他身后的“嘎吱”声消失了,唐晓翼疑惑的回身一看,墨多多直直地站了起来,黑色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。半晌,他轻轻叹一口气,笑道:

  “很久以前,你也是这么回答的。”

  “那我验证它了吗?”鬼使神差的,唐晓翼这么回道。

  墨多多却只是垂下眼,再度陷入了雪里。

07.

  冬季很快过去,万物复苏,冰雪消融,一直藏在云后的太阳也露出了脸。

  唐晓翼面无表情的站在修复室里,看着一脸悲伤的同伴们。

  春天到来的第一个星期,唐欣失去了她的身体。

  唐晓翼看着那颗熟悉的头颅上禁闭的双眼,用力的闭了闭眼,转身离开了修复室。他一路走到中庭,看见了蹲在水池边有一下没一下戳着水母脑袋的墨多多。

  不知怎么的,唐晓翼的心情突然好受了些。他在墨多多身边盘腿坐下,看着水池里水母游来游去。

  “唐欣怎么样了?”

  过了一会儿,墨多多轻声问道。

  “海里找不到她的碎片。”

  唐晓翼回答。

  然后两人再度陷入沉默,唐晓翼也没有继续话题的意思。他的心情很烦躁。

  即使他已经在这个星球生活了千年,他也不能摒除同伴离开时涌起的复杂的情感。他默默的在墨多多的身边坐着,平复心情。

  “听说被带去月亮上的宝石都会被制成装饰品,那种程度的话,夺回来还能复原吗?”忽然,墨多多开口问道。

  “……也许。”唐晓翼答道,“不过,如果是你的话,大概会被扔回来吧。”

  “喂!!!!!”墨多多不满的嚷道。

  “你可是问题多多的黑水晶。”唐晓翼毫不留情。

  墨多多用一副被气的喘不上气的表情狠狠地拍了下水面,除了吓走一直任劳任怨被戳脑袋的水母外,还溅了唐晓翼一脸水。

  唐晓翼抹了把脸,转头想给墨多多一个暴栗,却想到对方低自己一度的硬度,最终还是把手放了下来。

  墨多多又冲唐晓翼做了个鬼脸,然后转回头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没有水母的水面。

  “我如果被带去月亮上的话,倒是想被做成坠子。”过了会儿,墨多多又说道。

  “为什么?”

  “因为好看,”墨多多顿了顿,“而且,那样的话,至少还有复原的希望。”

  唐晓翼愣了愣,下意识的想反驳,却找不到合适的话。最后他只是沉默着,听着墨多多话里不经意流露出的悲伤的情绪。

  忽然一只手抓住他的衣角,唐晓翼顺着那只手看上去,望进了一汪黑色的池水里。

  “如果我被带去了月亮上的话,”

  墨多多用从未有过的认真的语气,一字一句的问道,

  “你会找到我吗?”

08.

  唐晓翼曾在关于古生物的研究资料上看到过,古生物会对即将发生的危险产生感觉,这种感觉被称为“预兆”。唐晓翼曾有过那种感觉,之后,他陷入了长达一百六十年的沉睡。

  而这一次感觉的应证,是在傍晚出现的新式月人。黑云占据了半边天空,唐晓翼站在悬崖上,刀紧紧握在手里,他的身后,支离破碎的尧婷婷和莉丝倒在地上发出微弱的悲鸣。

  连莉丝都可以击的粉碎,这次的月人毫无疑问十分的强。唐晓翼也被他们金色的武器击的表面布满龟裂,一半的脸被削去,但他依然站在那里,没有后退一步。

  偏偏是这个时候,那个问题多多不见了踪影。唐晓翼咬牙想到。

  他踩着悬崖的边缘一跃而起,锋利的障刀伴着风压挡开了一片袭向他的锐器。他挥动刀柄,斩断了最前排向他伸出双手的月人。然后他落到月人中间,无数的锐器对准了他,他在立足点站定,利用刀面将袭来的锐器反击回去,接着他转身,毫无犹豫的朝月人手中的托盘冲去。

  他的目的是拿回托盘里尧婷婷的双手,但这艰难至极,当他跳上托盘时,他的后背就毫无防备的暴露给了月人们。它们拉开弓弦,举起长矛,死气腾腾的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,像是在兴奋能收获帝王托帕玉这种漂亮的宝石一般。

  身后传来破空之声,唐晓翼已来不及抽刀格挡,他只能抱着尧婷婷的双手高高跃起,躲开袭来的锐器,但接下来他便无计可施了——他会落到月人的中间去,支离破碎。

  他仿佛听见了月人的欢呼声。

  忽然一双手在他背后用力一推,那股推力让他改变了方向,朝黑云的边缘坠去。唐晓翼惊讶的回头,不知何时出现的墨多多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,然后代替他,朝月人中间落去。

  唐晓翼朝着海中坠去,宝石碎裂的声响异常清晰的在他耳边炸开,深蓝的海水逐渐将他淹没,视野渐渐扭曲模糊。

  最后的最后,他看见的是炸裂的黑云,和匆匆赶来的同伴的身影。

09.

  唐晓翼躺在静谧的海底,水隔绝了一切声响,他的身边只剩寂静别无他物。也许是太过寂静,他睁着眼,发觉无数陌生的片段涌入自己的脑内。

  是记忆啊,属于一百六十年前还未沉睡的唐晓翼的记忆。

  他记起很久很久以前的初遇,在海滨之源击退了月人的他,看见了藏在岩石后小声惊叹的初生宝石。他们默默对视着,最后,是那个小鬼先伸出手,他灿烂的笑着,背后是升起的绿色圆月。

  他记起他们无数次的争吵,墨多多每次都说不过自己,恼羞成怒的独自一人跑出去,最后他永远能在西方的花海里找到那个气鼓鼓的身影,而墨多多手里也永远拿着一把鲜花。

  『把这些花拿回去装花瓶里,这是多多大人给你的和好之花。』

  依然清晰的话语在他的脑内响起,唐晓翼阖上双眼,全是那张熟悉的脸。

  他还记起了。

  记起了那最后的午后,墨多多拖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挡在唐晓翼和月人之间,布满裂纹的手将黑色的碎片放到唐晓翼手里,背后是接二连三的破空声,他却没有移动一步。

  “喂,讨厌鬼,你那块地方被污染了,没法再装上了吧?没办法,我墨多多大人就大发慈悲帮帮你吧!”

  他双手放在仅有支撑站立的力气的唐晓翼的肩上,用力把唐晓翼向黑云之下推去。与此同时,金色的锐器破开他的身体,他满足的微笑起来。

  “多多大人的人情,来世再报吧。”

  他这样说道。

 

  依然是静谧的海底,和一百六十年前一样的场景。  

  唐晓翼仅剩的左手搭在眼睛上,低低的笑着。

  原来如此。

  原来如此。

  唐晓翼忽然明白为何自己会遗忘了墨多多了。

  就像他突然知晓了那个谜题的答案一样。

  他们到底隐瞒了什么?

  失去白粉覆盖的胸膛,呈现出耀眼的黑色。

10.

  唐晓翼再度走到悬崖边时,亚瑟正等在那儿。

  “你是来劝我的?”

  唐晓翼抬头望向天空,万里无云的天气,却不见月人的踪迹。唐晓翼也不急,拄着刀笔挺的站在悬崖上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 “倒不如说我是来帮助你的。”亚瑟微微一笑,“你还不能熟练的运用合金吧,所以我猜你需要共犯。”

  “你不怕他们怪你?”

  “怪我什么?你在作战中不敌,被打碎带走了,我尝试救援却被月人击入海中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,败仗。”

  唐晓翼沉默了,然后轻声说:“谢谢。”

  “不用谢,我啊,也很想多多那个小家伙。”亚瑟晃晃脑袋,笑道,“所以,你一定要找到他啊。”

11.

  唐晓翼的计划很简单,他假装被月人抓住,凭借月人到达月亮上,然后找到墨多多,把他带回来。

  亚瑟不愧是宣称过要鼎力相助的男人,他在唐晓翼跃入托盘后毫不犹豫提刀把唐晓翼击碎,一边砍还一边一脸焦急的让唐晓翼坚持住,他马上就来救他。当亚瑟被不痛不痒的几根锐器击下黑云时,唐晓翼甚至想站起来夸他一句影帝。

  被带去月球的过程对唐晓翼来说极端模糊,但当他听见外面传来欢呼声时,他立刻驱动合金连接好全身,当他站立起来时,他听见了月人的惊呼和自身微生物的悲鸣。

  直到月人的首领出现在眼前,唐晓翼才收起刀锋,然后他听月人首领谈起了月人的目的,宝石的归宿。

  荒唐至极的理由让唐晓翼忍不住发笑,他重新抽出刀锋,对准了月人首领的咽喉。

  “其他宝石人在哪儿?”

  月人骚动着,无数的金色武器再度架了起来。月人首领却挥挥手,示意他们放下武器。他看着唐晓翼,面无表情的说:

  “他们就在这里,无处不在。”

  迎着唐晓翼沸腾的目光,他伸出手。

  “你知道当没有太阳的时候,月亮是如何发光的吗?”

12.

  唐晓翼觉得自己还沉睡着,还没有从那一百六十年的沉睡中醒来,还呆在漫长的梦里。

  梦里,熟悉的伙伴还在那里。

  水池中水母还发着亮光。

  墨多多站在不远处,手拿着花鼓着脸说

  “喂,我们和好吧。”

  可当他站在荒芜星球的土地上,看着那闪着光的沙砾时,合金侵蚀身体的苦痛提醒他,这一切都不是梦。

  他已经从那一百六十年的梦中惊醒了,墨多多也早在一百六十年前,和月球融为了一体。

  唐晓翼慢慢俯下身,捧起一抔沙砾。

  他低声说:“喂,问题多多,我找到你了。”

  就像他每次在花丛中找到他一样。

  可这一次,再也没有人会塞一束花到他手里,对他说“我们和好吧。”

  唐晓翼抬起左手,慢慢放到左胸膛上。

  他没有说话。

  合金也没夺眶而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Fin.